JCXX

早秋一天

然后
蝉在某个夜晚集体消失
叶子 落在阳台上
我明白离开的缘由

在一片和谐美满里
人也有想飞的时候

飞越这一天
把痛苦的我们
变成两个好人

【红海行动】【狙击组】蛟龙高中有一支男子排球队02

这一次是狙击组的一个小段子,超级短。而且好像还是没什么进展T-T。

二、【好孩子都不熬夜玩游戏】

1

周末返校顾顺从家里带过来一台alienware。晚自习结束以后,顾顺李懂两个人窝在李懂的床上,开着双人模式在三国无双里疯狂切菜,一口气玩到了深夜。

刚刚洗漱完的庄羽:“该熄灯了,不影响你们吧。”

埋头苦干的顾顺李懂:“......嗯。”

在床上做了半天心理建设的庄羽:“我想跟你们说件事。”

埋头苦干的顾顺李懂:“......嗯。”

“我好像喜欢上一个老师。”

顾顺猛然一拍大腿:“卧槽!”,庄羽心蓦地一沉。

“懂儿你怎么能杀貂蝉呢?你杀了貂蝉一会儿吕布得骑着赤兔追着我们打,这个难度的吕布无解知道不???”

“那怎么办?”

“咱们轮流蓄大招吧,你大招放完赶紧跑,千万别舍不得我。”

“……”

“诶诶诶你去哪儿了,我这大招放完了!”

“不急,先让他揍你一会儿。”

……庄羽小天使也想揍一会儿。

听没听见无所谓,反正我说了,反正这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庄羽说不清楚自己松了一口气又异常失落的心情究竟是怎么回事。


2

这边两人正在跟吕布较劲,突然听到宿舍门“嘎吱”一声。

糟糕!宿管!

说时迟那时快,顾顺猛地合上电脑抱在胸前,两人迅速躺平,李懂顺势“刷”的一声抖开脚边的被子盖在两人身上。

宿舍的床放一个块头大一点的男生都有点勉为其难,顾顺只能向李懂一侧侧身才不至于滚落。顾顺略显急促的呼气轻轻扫过李懂的耳朵,好痒,李懂想动一动,又因怕引起宿管注意而作罢。他们距离太近了,莫名地李懂感觉他们加速的心跳异常和谐地融合在一起,他在黑暗中瞄了一眼顾顺近在咫尺的亮亮的眼睛,觉得自己的心跳又乱了。

顾顺并没有发现李懂的异样,他已经傻了。他感觉李懂身上、被子枕头上的味道彻底将他包围,凉凉的很清爽的味道,但是奇妙的让他浑身发热。宿管的手电一寸一寸地照过来,突然一个词不合时宜地塞满了顾顺的大脑——扫黄现场。

提着小手电的秦大妈照例一个一个检视男生们的睡觉情况,尽管大妈七八年的宿管生涯可谓经历过各种大风大浪,,但当手电的小光束掠过李懂床上的两个脑袋时,她还是不自禁吓出了一个嗝。

“你们俩干嘛呢!”大妈朴素的脑回路还不太能够处理这幅场景的信息量。

“报告老师!我们突然想交流一下打排球的经验,但是上下铺说话会吵到庄羽,所以我就下来了。”李懂强烈怀疑顾顺场上超强的心理素质是靠平时脸不红心不跳胡说八道练出来的。

然而大妈竟然相信了,她拿手电晃了晃顾顺的脸:“你现在马上给我上去睡觉。”

顾顺恨不得现在就翻身上床,奈何电脑体量太大,他一动很容易暴露。于是顾顺灵光一闪,真诚地望向宿管:“秦老师,我就穿了一条裤衩,你看着我不好意思出来。”

李懂想打死顾顺的心都有了。

“还给我贫,扣分!你们整天训练不知道谈经验,这么晚非要穿着裤衩子在床上谈经验,你们谈什么经验?你们能休息好吗?”

对面传来庄羽压在被子里的一声闷笑。

万幸秦大妈还有查寝的任务,没准备和顾顺死磕。“行了,你赶紧上床。”秦大妈撂下话就离开了宿舍。

……

顾顺李懂这边死一样的寂静衬得庄羽隐忍的抽搐十分诡异。

“……懂儿我上去了。”

“……嗯。”

顾顺一个落荒而逃爬上自己的床。李懂翻身拿枕头罩住了脸。


3

第二天一早,教学楼对面,宿舍楼下的小黑板上:

顾顺,李懂,深夜同床共枕,不好好睡觉,每人扣两分。

全校沸腾了。


4

午餐时间,带着赛百味姗姗来迟的罗星看着主顾顺李懂二人眼周浓重的黑眼圈,心情非常复杂。

“你们昨天晚上到底干什么了?”

李懂装作没听见一样,低头异常仔细地撕着包装。顾顺啃了一口三明治,有点含糊:“没干什么。”

不妙,非常不妙。一般情况下这位仁兄应该满嘴胡话才对。

在罗星再三追问之下,顾顺只得又回忆了一遍让他心跳一整晚的奇葩经历。

“开始我们在李懂床上玩游戏,然后庄羽说熄灯我们也没注意,后来庄羽说......卧槽???”

李懂猛地抬起头和顾顺交换了一个震惊的眼神。

“懂儿???庄羽是不是说???”

“说他喜欢上一个老师???”

“什么???哪个老师???莉姐吗???”罗星使劲咽下嘴里的三明治。

正要赶去食堂的张天德老师停下了脚步。


【红海行动】【主正副队/狙击组】蛟龙高中有一支男子排球队01

就心血来潮写了一下下轻松架空的段子......不过出场好像大家戏份都挺少的......

大致设定队长、石头和莉姐是体育老师兼校队教练,副队语文老师兼班主任,陆医生医务室驻扎。

搞狙击的都打排球去了。天线宝宝也去打排球了。


一、【关于=3=的二三事】


1

一个学年过去了,徐宏又收到了毕业生寄来的情书。

情书看到一半被杨锐截了下来。在认认真真读完以后,杨锐指着信的结尾问:“诶徐宏,这个符号是什么意思?”

徐宏看着信纸上那个大大的“ =3= ”,一时不知该如何解释(才能让杨锐不那么生气)。最后他斟酌了一下:“就是现在小孩子表示喜爱的一种符号吧。”

杨锐若有所思。

 

2

蛟龙高中的男排迎来了几个新队员。新来的自由人是罗星特别喜欢的直系学弟,叫李懂。

暑假训练第一天,顾顺嚼着口香糖拎着排球走进排球馆,一眼就看见了正在热身的李懂。跟顾顺比起来小小的一只,但身材修长,肌肉匀称,一看就充满力量,最关键的是那双眼睛,里面都是星星点点的光。

正看着那双眼睛,李懂突然朝门口望了过来。

“我操”一向没羞没臊的顾顺竟然下意识地低下了头。

“yoooooo!我们日天日地的大顺子今天要操谁?”旁边同样拎着一兜球进来的罗星满脸戏谑。

“操你。”

“滚你丫的。”

“顾顺罗星!门口傻站着干嘛呢!快过来热身!”杨锐一嗓子把两人吼了过去。

顾顺径直走向李懂。

初次见面你要帅气!顾顺!自我介绍你要酷!

站定,伸手,摆出狂拽酷炫脸。“你好。顾顺。”

李懂懵了一下,握了握顾顺的手。“呃,你好,我不是顾顺,我叫李懂。”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顾顺你是傻x吗哈哈哈哈哈哈……”这是一旁的罗星。

“你的直系学长他疯了,以后我会替他关照你的。”这是使劲找台阶下的顾顺。

“顾顺滚你丫的。”

当时的罗星并不知道,自己一失足踏入苍茫草原(并没有)。直到顾顺成功和自己可爱的小学弟搞在了一起,罗星悲痛欲绝——他当时不该让丫滚,应该当场干死丫的。

 

3

新学期顾顺的班主任换成了徐宏。

顾顺对于这种温文尔雅一看就没脾气(关键是比自己还受欢迎的)男人是不屑的。

不过好像徐宏和杨锐关系不错。顾顺决定客气一点。

此时语文办公室里只有徐宏顾顺两个人,顾顺大剌剌地坐在徐宏对面。

“今天早上为什么迟到?”

“训练太累,早上睡过了。”顾顺说着打了个哈欠。

“你们训练确实很辛苦,但是还是要平衡好训练和学习的时间。班长跟我反映你作业一笔没写。”徐宏叹了口气。“暑假作业对新学期的学习很有帮助,你不完成,就比别的同学差下一部分。”

顾顺满不在乎地抬起头刚准备贫,就对上了一道真·严肃加关切·闪闪发亮·深入灵魂的目光。

卧槽,我最近是中了大眼睛的毒吗当老师的眼睛长成锐哥那样不正好么长这么大是造孽啊忽然觉得很愧疚是怎么回事啊啊啊啊啊……

顾顺直接被盯出一身冷汗。

“呃,徐老师我……”

“诶徐宏,训学生呐。”正当顾顺如鲠在喉之时,杨惠提着一个纸袋走过来,并以一种复杂的神色把袋子递给徐宏。“喏,我哥给你的。”

徐宏道谢之后看了一眼袋子,突然一个春暖大地的微笑。

顾顺没忍住也看了一眼。突然一个心脏停跳。只见袋子上贴着一张纸条——

“宏:

     以后记得吃早饭。=3=

                           ——锐”

……

=3=?

=3=???

=3=??????

(╯°Д°)╯︵ /(.□ . \)

顾顺的衣服彻底吓湿了。

 

4

今天整场训练顾顺的注意力非常神奇的不在李懂身上。

顾顺一直以一种复杂的神色观察着杨锐。

训练快结束的时候,杨锐终于受不了了。

“顾顺,有屁放屁,有事说事。”

“报告教练……我没事。”

“放屁,你盯得我毛都竖起来了。”杨锐一个神来之笔决定在新队员面前树立一下自己和蔼可亲的形象,于是提高嗓门喊了一句。“有什么直说就行,所有人都听着啊,有什么建议或者心里话想说的,我都非常欢迎。”

眼看着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过来,杨锐和颜悦色地问道:“顾顺,你有什么想跟我说的?”

“……锐哥,我看到你写的小纸条了……真看不出来……你竟闷骚至此……”

…………

“顾顺,你给我去操场跑十圈。”

 

5

罗星非要拉着李懂去操场嘲讽顾顺。

路上李懂问:“顾顺说的小纸条是怎么回事啊?”

罗星随口一说:“不知道啊,可能是给佟莉老师的吧,今天上午我看见锐哥给她递纸条来着,真是不知道锐哥能写出什么闷骚的内容啊啧啧啧。诶张老师……好?”

张天德凶神恶煞地冲进了排球馆并成功吓走了本来磨磨蹭蹭的男排队员们。

杨锐太阳穴突突直跳。“石头啊,夏老师从英国带回来的糖是陆琛趁你训练跆拳道偷偷拿走的,我真对那玩意不感兴趣,我真就吃了俩。”

“!!!”说好的医者仁心呢???算了这不是重点。“杨锐你是不是也喜欢莉莉!”

“哈?”杨锐傻了。“我喜欢佟莉?谁跟你说的?这都什么跟什么?”

“我听罗星那小子说,上午你给莉莉递小纸条,还写了什么闷骚的内容。”

……杨锐觉得自己的太阳穴要炸。“什么小纸条,那是学校刚刚给队员批下来的假条。顺便问一下,罗星现在在哪儿呢?”

“原来是误会,锐哥抱歉啊......罗星也真是,我刚看他应该是去操场了。”张天德整张脸都红了。

杨锐起身拍了拍张天德:“石头你放心,没人跟你抢佟莉,也就只有你这身腱子肉能经得住。”说完扬长而去。

张天德露出了困惑的神情。

 

6

顾顺已经在罗星丧心病狂的笑声中跑完了七圈。

“罗星,干什么呢这么开心。”和颜悦色的杨锐无声无息地出现。

“哈哈哈哈哈哈哈锐哥,我今天算是知道什么叫自作孽不可活了。”

“是吧。”杨锐和颜悦色地笑了。“光看有什么意思,你也去跑十圈吧。”

“???”

“还傻站着干什么呀,赶紧去吧。“依旧是和颜悦色的杨锐冒着寒气。

罗星以一种复杂的神色加入了顾顺。

“李懂啊。“

“教、教练!“

“你可不要跟这俩臭小子学坏啊。“

“好、好的。“

 

7

“顾顺看见我给你写的纸条,居然说我闷骚。他懂不懂什么叫浪漫???”

徐宏笑而不语。